直接觀看文章

的封存

12
三月

執著

3月4號凌晨4點,被Roger叫醒,此時距離iPad發佈會還有三天。這位老闆在Apple工作了11年,完美的繼承了老喬的偏執狂與工作狂。接下來兩天,大家沒命的趕著工。每天3杯咖啡撐著,睡眠不足4小時。


6號晚上,接到師母的電話,告訴我先生已經病逝。讀著先生的遺書,我也是出奇的平靜。

「從知道得病至今我一直坦然和平靜,我總是想,人不能只允許自己遇到好事,不允許自己遇到壞事。當不順或困境找到我時,我會反問自己:『為什麼不可以是我? 』於是就能平靜地去面對。」



然後忍不住攤開左手心。兩年半前,第一次出國時,先生便是在哪裡留下的一個「恕」字,告訴說:「『恕』者,如心而已。」那便是我聽到他的最後一句話。

真的好累,卻依然硬撐到2點多,想著至少會有一些安慰。然後等來兩句話和5個句號。苦笑一聲,心想明天有課,不如早點休息。偏偏又看到一些東西,我強忍著憤怒,一邊邊告訴自己,Never mind, never mind. 小事一樁,原本就是自己心情不好,不該把憤怒轉嫁到別人身上。灌下一瓶Corona,然後安撫自己躺下。


7號,週三,iPad發佈會,翹了一節計算機課,FaceTime到騰訊北京演播室做現場直播。拖拖拉拉到下午4點才吃上了當天第一頓飯了。兩個半小時後第二餐,公車顛簸,直覺得嗓子眼噁心,回到家便吐,吐到只剩下酸水的時候,我全身已經沒有一絲氣力。趴在馬桶旁,對自己說:Hold the line, hold the line! You cannot fall back, NEVER! EVER! 然後洗了個澡,讓自己清醒;充了杯熱巧克力,做在書桌前,便忘了自己有多難受。回復母親的短信:一切都好,勿念。明天要考試,沒法談,暫時沒法談。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