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03-12

4

執著

by jtappler

3月4號凌晨4點,被Roger電話叫醒,iWork for iOS被打回來重做。此時距離iPad發佈會還有三天。這位老闆在Apple工作了11年,完美的繼承了老喬的偏執狂與工作狂。接下來兩天,大家沒命的趕著工。每天3杯咖啡撐著,睡眠不足4小時。


6號晚上,接到師母的電話,告訴我先生已經病逝。讀著先生的遺書,我也是出奇的平靜。

「從知道得病至今我一直坦然和平靜,我總是想,人不能只允許自己遇到好事,不允許自己遇到壞事。當不順或困境找到我時,我會反問自己:『為什麼不可以是我? 』於是就能平靜地去面對。」



然後忍不住攤開左手心。兩年半前,第一次出國時,先生便是在哪裡留下的一個「恕」字,告訴說:「『恕』者,如心而已。」那便是我聽到他的最後一句話。

真的好累,卻依然硬撐到2點多,想著至少會有一些安慰。然後等來兩句話和5個句號。苦笑一聲,心想明天有課,不如早點休息。偏偏又看到一些東西,我強忍著憤怒,一邊邊告訴自己,Never mind, never mind. 小事一樁,原本就是自己心情不好,不該把憤怒轉嫁到別人身上。灌下一瓶Corona,然後安撫自己躺下。


7號,週三,iPad發佈會,翹了一節計算機課,FaceTime到騰訊北京演播室做現場直播。拖拖拉拉到下午4點才吃上了當天第一頓飯了。兩個半小時後第二餐,公車顛簸,直覺得嗓子眼噁心,回到家便吐,吐到只剩下酸水的時候,我全身已經沒有一絲氣力。趴在馬桶旁,對自己說:Hold the line, hold the line! You cannot fall back, NEVER! EVER! 然後洗了個澡,讓自己清醒;充了杯熱巧克力,做在書桌前,便忘了自己有多難受。回復母親的短信:一切都好,勿念。明天要考試,沒法談,暫時沒法談。


第二天早上,又是一陣噁心。顧不上早飯,幸虧沒再錯過公車。提前五分鐘到教室,剛坐下老師便開始發卷子,好在我的腦子依然清醒。除了忘記Archimedean Property的Prove,其他倒是一路暢通無阻的寫完了。Yeah, math is my home field, in no way you can fuck with me!


精疲力竭的在Coffman沙發上睡了倆小時,後面還有Biology的quiz和Computer Science四個小時的lab。然後我就這麼撐了下來。


回到家,顧不上Finance的作業,直接躺在了床了。7點被Henry的電話吵醒,想來也又兩個月沒見他了。於是他開車來樓下接我,一起吃了晚飯。回家後沒多久,許騰來我這兒為他的紐約之旅拷電影。一直到十一點鐘,才能坐下了。此時我已經完全沒有寫作業的慾望了。管他媽的,把第一題的四張財務報表列印出來,便死到床上去了。睡前看了眼手機,沒有電話,沒有私信。老實說,這時候也已經任何怒氣了。


9號,早8點課。課上補完作業,上交。一節math,一節computer science。結束後精神狀態還不錯,去棒子店點了條烤魚,和張再峰並排吃飯。回家又是睡覺,1點到7點,醒來感覺偏頭痛。又跑到棒子點要了一份中午張吃的牛肉湯,吃飽喝足,一切都好起來了。不管怎樣,春假來了。


10號,在睡了14個小時後,我最終原地滿血復活。冬令時結束,進入日光節約時間。約了鞏亞迪明天去二十多英里之外的Elm Creek Park。


11號,春天已經來臨。雖然市裡已然看不到一絲冬天留下的印記,Elm Creek Park依然積雪覆蓋,這是今年最後一個可以滑雪的日子了。想了想,還是放棄。兩個人不管鞋子被雪浸得全濕,沿著雪道漫遊,在樹叢間穿梭。走著走著,似乎所有的陰霾也都一掃而空。那個一人可抵千軍的正德君便回來了。


晚上,也就是現在。打開iTunes,許巍的《執著》,單曲循環。


If i am acting weird, it’s the only way to be.


我越發現覺得自己和周圍人的好惡是如此之不同,我厭惡衛道士成功學虛偽的面孔,我厭惡李開復,我欣賞方舟子,欣賞一切偏執乖張的存在,欣賞那種孤軍奮戰與世界為敵的自己陶醉。拼命掙扎,無論是勝是敗,接近生或是靠近死。


因為在這種奮戰與掙扎中,我的思想永遠屹立著。我密切的注視著這個腐朽的國度的命運,然後窮盡我一切的力量,我思索著我的歸宿。


操他媽的,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奢侈的東西嗎?


我願引征羅素遲暮之年所著自傳的前言,來說明我二十年人生的意義:「對愛情的渴望,對知識的渴求,對塗炭的天下蒼生不可遏制的同情與愛。這三種渴望,貫穿了我的此生。」


Then, carry on.


說的歸宿。


我清楚自己很多時候被人羨慕著。可是我的未來一點也不比他們清晰。痛苦是必然的,愉悅也是必然的。我拼命著掙大著眼睛,可未來並不在視線所及。終於承認,我並沒有什麼慧根。我常常也會感到彷徨、驚恐,常常也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然後放縱一通,咒罵賭氣。再讓自己平靜下來,過一段時間,不會很久,一兩天就好。


我常常覺得自己還是受老天爺眷顧的。此生最尊重的人,在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年,我有機會同他共事;在彌多的波折之後,可以和自己喜歡四年的女孩子在一起;雖然困難重重,我依然有足夠的資本讓父母感到驕傲。


最最重要的,每一次,無論我多麼的蒼白憔悴、傷痕累累,迷惘幾天,頹廢幾天,只要信念再樹起來,我依然可以鼓起勇氣二逼一樣的往前沖。


我的內心充滿了太多的渴望。我渴望有一個充實的人生,渴望淵博的學識,渴望聲嘶力竭之後的暢快淋漓;我渴望一場飛騰,渴望從橫八方,渴望兄弟四海;我渴望我的故鄉變成更好的國家,渴望讓人垂淚的感動,渴望和你–我的好姑娘–一起走過剩下的人生。


我歡樂於你們的歡樂,我擁抱著你們的痛苦。


我為這些渴望帶來的痛苦和如愛一般甜蜜的快樂,都感到無盡的喜悅。我接受他們,擁抱他們,保護他們,以我傷痕累累的皮囊和內心。人魚獲得了雙腿,就算如立針氈,她也要舞動--因為激動與愛情,因為那疼痛的生命的實感。


這是我的夢,這是我的生命,這是我一生的道路。


“貴國的總統永遠是六歲的頑童。” 當我讀西奧多·羅斯福的崛起時,看到此句,頓時便有會心一笑的感覺。這是多麼好的事情。


我對我二十年的人生,未曾感覺一絲一毫的後悔。我沒有走一條庸俗的人生道路,我想,沒有什麼事比這更值得我自豪了。因為我是如此的愛著這一路上的美,我是如此的忠誠我自己的抉擇,我是如此的義無反顧,我是如此的磊落--即使黑暗曾經統治過我的心,我依然毫不懼怕的展示最黑最惡的一面。


對我來說,我如果不成為傳奇,便會陷入混沌。兩條路都是如此的美好,前者自不必說,後者的話,則是一切的初始。天道輪回,世間的一切規則公義無不藴涵於這貌似最不講道理的混沌之中。


混沌的本質便是世間一切的道理。我們的古人,叫它陰陽。


連羅素都曾經試圖去接觸那畢達哥拉斯以數字統御整個混沌的力量。這難道不是曾經的道路麼?


不知為何,我的眼前總是浮現起史蒂夫·乔布斯的微笑。那是多麼富有感染力的笑容。


不論輾轉流落在何處,不論銀行戶頭裡還剩幾個鋼蹦,不論我是什麼樣的家庭出身,不論我過去現在未來將會走向哪裡……


我願意和我最愛的人站在一起,那便是整個世界的意義。


我願意在失眠和疲倦的折磨中醒來,在無數個明媚而寒冷的北國之晨醒來,在夜以繼日的孤獨和傷痛中醒來。


洗澡,出門,做事。
刷牙,上床,做夢。


在風中歌唱,在雨裡獨酌。


只因我心中有著永不消失的火焰,灼燒在這空蕩蕩的原野。


正德
北國明省
民國一百零一年 初春

廣告
Read more from Blog, 流浪不靠堅強
4 則迴響 Post a comment
  1. 三月 12 2012

    Connecting the dots,未来的事一切是那么模糊,但往回看,做过的事永远是那么清晰。嗯,我很希望以前和现在能够连起来,让过去的事不失去意义般地引领自己走向未来。

    回應
    • 三月 12 2012

      會的。至少我已經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過去10年的生命,是怎樣被串連在一起

      回應
  2. 三月 12 2012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backwards."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Note: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ever be published.

Subscribe to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