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06-18

給你

by jtappler

你也一定知道那晚你有多美。

我是這樣發自內心地讚美你,我也第一次因此而感到快樂。

當我看著你的時候,我忍不住想抱你,透過眼鏡那清冷的臉龐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嘴唇微微翹起,眼裡偶爾閃的過一絲驚恐,還有能看見波瀾的慌張,看不見的勇敢。我又能記得什麼呢,我等了那麼久,什麽都没有吃,我急着趕走你身邊的朋友,只想好好看看你,我的眼神一定也很緊張,儘管我只記得沒有聲音的片段,你就像我想要保護的小怪物,我多想牽著你逃到一個小角落。

可是我不是丁政,你知道的。你又急什麼呢?丁政一直默默地等到你芳華不再​​風光已過,他是最後出現的那一個,是你瘋狂的邊際,是懸崖邊的玻璃圍欄。故事的結局,夕陽溫柔地灑在你周圍,送走一個又一個的客人,你轉身的時候,他爲你披了一件外套,你們手牽手走進餘輝中的家。

我是一個幻想家嗎?但我是不擔心你的。你是個聰明的女人,細膩惹人憐愛。我總這樣,這是一種怎樣的病。如果我是個女人,我會買兩萬塊錢的泥巴,給螢火蟲捏泥人,讓她捏到睡著;我會買兩萬塊錢的顏料,給含羞草畫畫,讓她畫的哭起來又笑;買兩萬塊錢的布,讓你做衣服,讓你做到星月交織,然後我去跟我的丈夫認真地吃一餐飯。每次我這樣想,我都寧願飛奔向車站坐一列不知道去哪裡的車讓故事就這樣結束,我就可以消失在我想要的遠方。如果這不是個故事,那我也可以假裝我從來没有出現過。

所以,我想我是自私的那一個。承認了這個,我彷彿又看到了你的大眼睛裡流淌的安靜對著我微笑。

等不到丁政,更等不到我,等不到其他的任何人,太乾淨無法存活下去,所以只能保護能保護的地方。找一個生命中的英雄太難,還不如自己當有把握地多。辛酸的感覺和快樂的感覺價值是一樣的,你也一定知道,情緒始終不是好的東西,我們之所以赤身裸體地站在這裡,孤獨而溫柔地活著,就是因爲不需要,什麼也不需要。我們是在把身體裡的東西拿出來,愛,恨,寂寞,嚮往,嫉妒,恐懼,最後乾淨的死去,而不是把外面的東西放進去。

所以不需要,什麼也不需要。

你知道嗎?

你在哪兒呢?

你死了嗎?

你說句話啊?

你快醒醒!


我在說,什麼也不需要,但是你很美,吻你,繼續睡吧。



講故事的人
2012年6月19日 0:0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Note: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ever be published.

Subscribe to comment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