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from the ‘如果我有方向’ Category

11
十二月

贈品 -致我們的20歲「這貨不是詩」

如果說
不懷抱幻想的愛
就是真正的愛


我想
可以說
我愛著這個時代


如果我
不保護自己
誰又能保護我呢


但如果
想的只是自己
我又為什麼存在呢


不溫柔的時代
才更要去追求,那份溫柔
即使只是一個信念


可這溫柔
遠比一切信仰或鬥爭
更加綿長


從此以後
我們
都長大了


我們之中
一個人為了留學
剛剛從浦東機場出發


另一個人
89年那個初夏
在廣場的槍聲中走散了

閱讀更多 »

廣告
4
十二月

一個人要像一支隊伍


摘自劉瑜《送你一顆子彈》,上海三聯書店,2010版,P. 193. 謝謝@北岸北岸 同學推薦。


前兩天有個網友給我寫信,問我如何克服寂寞。


她跟我剛來美國的時候一樣,英文不夠好,朋友少,一個人等著天亮,一個人等著天黑。 “每天學校、家、圖書館、gym、幾點一線”。


我說我沒什麼好辦法,因為我從來就沒有克服過這個問題。這些年來我學會的,就是適應它。適應孤獨,就像適應一種殘疾。


快樂這件事,有很多“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因素。基因、經歷、你恰好碰上的人。但是充實,是可以自力更生的。羅素說他生活的三大動力是對知識的追求、對愛的渴望、對苦難的憐憫。你看,這三項裡面,除了第二項,其他兩項都是可以自給自足的,都具有耕耘收穫的對稱性。


我的快樂很少,當然我也不痛苦。主要是生活稀薄,事件密度非常低,就說昨天一天我都乾了什麼吧:


10點,起床,收拾收拾,把看了一大半的關於明史的書看完。

下午1點,出門,找個coffee shop,從裡面隨便買點東西當午飯,然後坐那改一篇論文。期間凝視窗外的紛飛大雪,花半小時創作梨花體詩歌一首。

晚上7點,回家,動手做了點飯吃,看了一個來小時的電視,回e-mail若干。

10點,看了一張DVD,韓國電影“春夏秋冬春”。

12點,讀關於冷戰的書兩章。

凌晨2點,跟某同學通電話,上網溜達,準備睡覺。


這基本是我典型的一天:一個人。書、電腦、DVD。


一個星期平均會去學校聽兩次講座。工作日平均會跟朋友吃午飯一次,週末吃晚飯一次。


多麼稀薄的生活啊,誰跟我接近了都有高​​原反應。


孤獨的滋味當然不好受,更糟的是孤獨具有一種累加效應。同樣重要的東西,你第一分鐘舉著它和第五個小時舉著它,感受當然不同。孤獨也是這樣,偶爾偷得半日閒自己去看一場電影,和一年、兩年、三年、五年只能自己和自己喝啤酒,後果當然完全不同。我以前跟一位曾經因為某政治事件而坐過牢的朋友聊天,他描述那幾年被單獨關押的生活,這樣形容:度日如年,度年如日。說得可真確切。


閱讀更多 »

29
八月

見龍應台

告別南懷瑾老先生後,返回上海已是七點有餘。晚上拜會龍應台先生。握手,相見。她著灰綠長裙,要了杯咖啡,相對而坐,身後的黃浦江波光粼粼。我提及今年三月在芝大的失之交臂,她微笑致歉。她問起我的年齡,我說跟你回台任職那年的安德烈一般大。她說你在重複我20年前的憤怒,我說不同的是我們沒有蔣經國,答案在風中飄蕩。擁抱,道別。

閱讀更多 »

3
五月

中国如何应对反华势力?

成吨的人民币堆砌起来“友谊”,在世界潮流面前不堪一击;中国大陆在国际上面临一个空前的说“不”时代,不是中国对世界说“不”,而是世界对中国说“不”

当中国的GDP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国内人均收入却排名世界一百多位。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政府却与49个国家签署了免债议定书,免除到期债务374笔,并将继续免除13个国家对华到期无息贷款债务。官方还透露,2010年中国累计向120多个国家提供了经济技术援助,并向30 多个国际和区域组织提供了捐款。而2008年,中国免除46个国家400多亿债务;2009年,中国免除32个国家150笔债务;……

甘肃舟曲遭灾时,中央电视台在同一天新闻联播中播出了两则捐款新闻,一则是“为支持俄罗斯抗灾,我国将捐赠100万美元现金和价值2,000万人民币的物资”,另一则是“甘肃舟曲缺乏饮用水和速食面,政府号召大家积极捐款”。相比之下,世界最富的美国对俄罗斯火灾捐款才5万美元,但对中国大陆持续多发的水灾捐了20万美元;美国对中俄的捐款总额,不到中国捐给俄罗斯的四分之一。对当权者一面在国内动员民众捐款、甚至强迫公务员捐款,一面动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在国际上摆阔显富的行为,国内民众反响非常强烈,被斥为“国际主义精神病”。

但这种“国际主义精神病”由来已久,从毛泽东时代就蔚然成风了。在文革之前,一个中小学生一学年的书费、学杂费只有3元,最发达的地区也不超过4 元,另外每人每年补贴6元午餐伙食费;读完初中共计9年,每人合计需要90元。每年6元午餐伙食费补贴,折合每天3分钱,当时两分钱可购买粗粮3两,一分钱可买时蔬0.5斤,足够中午饱餐一顿;但这在大多数贫困地区,6元已相当于农民大半年的人均收入。然而,中国当时每年援助援助阿尔巴尼亚的金钱,却达到 90亿人民币!正好可以资助一亿农村儿童读完初中。可是根据中共政府1980年的报告说,文革前中国大陆有一亿学生因为没钱而失学。

不过援助阿尔巴尼亚的金钱还是小巫见大巫。那时候,中国援助越南200亿人民币,援助朝鲜200亿人民币,援助非洲国家100多亿人民币。如果按照中国当时的人均最低生活费4元计算,这些钱可以让全中国百姓白吃白喝不干活,就能养活一年。

为此,毛泽东换来了亚非拉一些领导人的肉麻赞颂;什么“毛泽东是世界性的领导人,是鼓舞世界各地热爱自由和人类尊严的革命者”、“毛泽东是第三世界的榜样”,“永远是各国人民的抵抗和斗争的象征”等等阿谀之声不绝于耳;毛泽东也真以为自己是全世界的“大救星”。为了马屁,就肆意挥撒中国百姓的血汗,将中国经济推向崩溃边缘,民不聊生。

如今,这种“精神病”有增无减。今年两会中,中央政府指出:中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每年需花费1千6百亿元,目前中国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今年西南五省大旱,6000万人受灾,损失200多亿,中央拨付旱灾救灾资金1.6亿元。为了赢得金正日的高兴,中国承诺援助朝鲜700亿;2009年,中国累计对朝鲜援助达8千亿元。

对朝鲜就援助8千亿,却没有1,600亿解决全国百姓的免费医疗。看看满街的下岗工人,看看贫苦的失学儿童,大陆当权者就是这样奴役国人,笼络“友邦”!

然而,这种用金钱维系的“友邦”,没有一个不和中国大陆翻脸。

閱讀更多 »

9
四月

至少在大时代做一个坚强的小人物

好吧,今天收获了很多感动。而昨天夜里设计完海报之后,某些人说的话几乎让我绝望了。

两百份海报贴满了华盛顿大道。有同学帮我们分发、贴在宿舍的门口,印刷点免费帮我们加印,中国饭店的老板娘让我们把海报贴在她的店里,那么多行人向我们询问艾的情况、给我们建议,还有一位德国哥们,他告诉我们他曾在自己的家乡看过艾的展览,并带走10份海报帮我们宣传。

这是第七天,依然没有音讯。我不知道这份坚持是伟大抑或愚蠢。可是在这样一个可爱的国家,那么多原本毫无瓜葛的人也关切着大洋彼岸一个莫不相识的人。身为中国人,我们如何不感动,又怎能置身事外。

一朵绝望的鲜花,一定比虚无更加艳丽;一个肯定的眼神,又鼓起多少呐喊的力量。再也不要说自己做不了什么了,点亮自己,就能照亮身边的人。

7
四月

未曾谋面艾未未

一位伟大的母亲站了出来,艾未未之母高瑛昨天说:“以前警察把他打成那个样子,到现在也没承认,为了我儿子我赴刑场都不怕,只要我做的是对的,我都不怕,我豁出来了,我就站在他的背后,我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伟大的母亲在这里,做伟大的朋友的时候到了。

相对于那些对艾未未的声援,也有人选择了沉默。其中还包括几个我一直比较尊重的人。如果你有话语权,却对身边这个艾未未的消失假装看不见,以后你再谈论什么大道理,我只会对你竖起鄙视的中指。因为你的眼睛瞎了,心黑了,嘴巴烂掉了,你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活在这个世上也没什么意义了。当然,你也可以说自己有权沉默。知易行难,整天电视机前网络上 嘴上挂着民主自由,到真正需要担当的时候就没态度。你当然有漠视不出声的自由,我也有鄙视你的自由。

韩寒被冤枉了,他其实写了一篇博客《再见!艾未未》,只是很快被新浪和谐了。百度快照也已经被删除,现在Google的缓存中还有网页快照,在关键时刻你就会知道谁更靠谱。原文PDF文件,点我下载

我相信艾未未事件以后会在历史上留下不算轻的一笔,它正在向这个时代传递着一个信号。已经有很多人被很多人被它照到了。在微博上,校内上,博客上,很多人冒着被和谐的风险转发着一条条讯息。这是让人欣慰的,总有一天,这个信号会“普照”所有人。

此前,PBS曾经出过一个纪录片《谁在害怕艾未未》,正解释了目前所发生的一切。该视频国内也被和谐了,有兴趣的同学,点我下载,带中文字幕。

昨天晚上,《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奇文。《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转弯》,从此中国有多了一项罪名,特立独行罪(据说“莫须有”也是一项罪名)。文章的逻辑有多SB,自己看。

就在刚才,新华网自己删除几个小时前发布的关于艾涉嫌“经济犯罪”的操蛋信息。艾的工作室也于今天重新通电了,这是个好消息。

我们的声援绝不仅仅是为了那个未曾谋面的艾未未,我们所要捍卫的是这个国家的最后底限。未曾谋面艾未未。谁都可以成为艾未未,在这个幸福的国度,尽情地傻逼些吧!

5
四月

献给你,和你的父亲

73年前,有一个人,在愤恨和狂怒中写下了一首诗。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早已数不清这首诗读过多少遍。在每一个心痛到绝望的夜里,总是需要有那些坚定的信仰支撑着我,放任自己的情绪与眼泪,然后重新拾起勇气和斗志。

 

艾青的儿子,失踪了。

艾未未,这个曾经多次出现在我眼前的词却一直被我忽略掉了。因为名字的缘故,我一直以为这个人与郭小四等东西是同一类。以名取人,我应该忏悔的。

直到朋友在微博里写下这么一句:王八蛋,我宁愿你继续刷我的屏,也不愿意你被逮。

我问他说的是谁,朋友传给我下面这张图。另有一句注释:有的人只是把亿万瓜子铺在地上,有的人却把亿万人民踩在脚下。

然后我才知道这个人。艾青之子,艺术家,导演,社会活动家。奥运会“鸟巢”的艺术顾问,“新达达主义”代表,2009年在德国举办“So Sorry” 艺术展并获得德国卡塞尔市公民奖“理性棱镜”。发起过多次公民行动,深入调查毒奶粉、汶川地震中因豆腐渣建筑工程致死的学生及人数、声援被迫害的维权人士。

艾未未失踪了。2011年4月3日,艾未未原计划前往香港。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边检时,被两名边检人员控制并与助手分开,之后下落不明。警方搜查了他的工作室,新浪博客被关闭,相关信息被屏蔽和删除。

 

有人为他做的凡客体:

爱祖国,也爱自由
爱生活,也爱真相
生活中总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
一头伟大的草泥马不见了
他和我们一样
十三亿颗向往自由生长的种子
寻找他,寻找艾未未

一个公民可以骂政府,哪怕毫无理由;但政府却不能不给理由就抓捕一个公民。政府没有这个权力,这个真的不能有。子曰:六十耳顺。建国一甲子,但看今日家国,何颜以对先烈亡魂?

艾未未,我不了解这个人,我反感有人叫他神。但是此刻他代表了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全部尊严。这个“人”的消失,是尊严被践踏,这消失是对每一个“人”的暴行。如果可以,我一辈子都不想和政治沾上边;可是现在,我必须直面挑衅。

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

全球公民行动:寻找艾未未。

20
二月

他们害怕

1970年因受查禁而转入地下的捷克摇滚乐队宇宙塑料人(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的《百分之百》中写到:

 

 

他们害怕老人的记忆,
他们害怕年少者的天真,
他们害怕坟墓和墓上的鲜花,
他们害怕……
那么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怕他们?

他们害怕老人的记忆
他们害怕年轻人的思想和理想
他们害怕葬礼,和墓上的鲜花
他们害怕工人,害怕教堂,害怕党员,害怕所有的快乐时光

他们害怕艺术,他们害怕艺术
他们害怕语言这沟通的桥梁
他们害怕剧院
他们害怕电影,害怕帕索里尼,害怕戈达尔

他们害怕画家,
害怕音乐家,
害怕石块和雕塑家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电台
他们害怕技术,害怕信息自由流动
害怕《巴黎竞赛画报》,
害怕电传,
害怕古登堡,
害怕施乐
害怕国际商业机器公司,害怕所有的波长

他们害怕电话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让人民进来
他们害怕让人民出去
他们害怕左派
他们害怕右派

他们害怕苏联军队突然离去
他们害怕莫斯科的变化
他们害怕面对陌生人,害怕间谍
他们害怕反间谍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自己的警察
他们害怕吉他手
他们害怕运动员,害怕奥运会
害怕奥林匹克精神

害怕圣人,害怕儿童的天真
他们害怕政治犯
他们害怕犯人的家属,害怕良知
害怕科学
他们害怕未来

他们害怕明天的早上
他们害怕明天的晚上
他们害怕明天
他们害怕未来

他们害怕电吉他,害怕电吉他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怎么回事?连摇滚乐队都怕?连摇滚乐队都怕?
摇滚乐队比别人更遭受 政治镇压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摇滚乐,害怕电吉他
害怕电吉他,
害怕走在街上和在锁好门后的老人
他们害怕人们写的东西
害怕人们说的话

害怕火,害怕水,害怕风,害怕雪花纷扬
害怕爱,害怕排泄
他们害怕噪音,害怕和平,害怕沉默
害怕悲伤,害怕欢乐,害怕语言,害怕笑
害怕色情,害怕诚实和正直,
他们紧张了

他们害怕孤独,害怕学习,害怕有学识的人
他们害怕人权,害怕卡尔·马克思,害怕原生力量
他们害怕社会主义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那么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怕他们?

1
八月

松平竹千代

在读《德川家康》,很喜欢织田信长这个人。相比家康的隐忍,信长的狂放更令人向往:

常思此世间,
飘零无定所。
直叹水中月,
浮生若朝露。

人生五十年,
如梦亦如幻。
有生斯有死,
壮士何所憾?

好不容易看到第三部《天下布武》,松平竹千代──松平次郎三郎元信──松平次郎三郎元康──松平藏人家康──德川家康。终于出现了这个名字。心里却始终记得那个小竹千代。

还有奥山传心对竹千代说的:“空气中蕴含着天地间的精气。从空气中摄取精气的多少,决定了一个人器量的大小。@JTApp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