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觀看文章

Recent Articles

14

情人节祝语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不管这一生是平平淡淡抑或轰轰烈烈。
国家不值得爱,依然可以爱祖国和人民;
买不起数码,依然可以爱科技;
买不起玫瑰,芹菜和大葱也是可以的。JTAppler

12

不相信 by龙应台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循循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希。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石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海枯石烂的永恒,原来不存在。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
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
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
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
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
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
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

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

曾经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
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
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
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

11

没了,就真的没了

夜半从梦中惊醒。

因为梦见了久未见面的父亲,梦到他离开了这个让他所累的世界。起初我很平静,只是在整理他的物品时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母亲怎么劝我也没有用。才明白那句话,没了,就真的没了。

睁眼后发现Jake正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告诉他没事,只是个噩梦。

有个朋友说他从未与自己的梦境相见过。我不知那是悲剧还是喜剧,或许他可以一直这样愉悦的做梦,并快乐的说着梦话,但是总是有一点缺憾。也许我该庆幸的,在脱离梦境后,还能记得那支离破碎的场景,让我明白这是一场梦,一场可以不付责任的梦境,一场还可以在现实改变结局的人生。

父亲一向是吉人天相。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他在四川离震中只有几十公里。去年圣诞节前,从公司回家的路上差点追尾,因为是雨天,一个急刹,车子整个翻了过来近乎报废。父亲却安然无恙,连眼镜都没有碎。

昨天凌晨接到程昱的电话。拿起手机的时候对面没有一点回应,只传来小声的啜泣,我不由慌了,意识瞬间清醒。她的奶奶在新年的前天突然中风,前一秒还在沙发上看电视,下一秒就已经不省人事。奶奶直到第二天才有点意识,至今也没有脱离危险。她说整个新年,全家的陪在医院里。刚被送进ICU的时候,父亲一直握着奶奶的手。这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哭,她只能不停地安慰父亲,自己的脑子里却也是一片空白。

这个新年大家过得都不安稳,我的奶奶和外婆也先后生病住院,幸好没有什么大碍。记得去年底的时候因为某些事情搞得心情很沮丧。当时刘阳问我是不是家里出事了。我摇摇头,然后她说,那就好,只要家里好,外面的一切都好办。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出来一年,我从没有想过家。醒来之后,却突然想打个电话给父亲。看看时间,他应该在睡午觉了。晚些时候吧,让我向他忏悔我这不孝之子薄薄的思念。@JTAppler

7

南方周末 · 千期獻詞

南國春雨落盡
千周已逝
幾代心力
乃見文字萬千 洋洋大觀

文人心懷 書生意氣
誰不念洛神飛袂曲水流觴
然國脈民瘼 江湖廟堂
艱難跋涉只為了這千年一脈的
進退憂傷

一份理想
一個新聞人共同的使命與方向
我們來而復往

今天或未來
無論身處何方
我們微笑
對這個國家
依然充滿夢想

28

Picture of People Taking Pictures

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写年终总结的恶习。虽然不想延续,可觉得也不能像某人那样,不负责任的来一句“写在周记本上了”就完事。你说是吧。

我是个标题党,这是Jack Johnson新砖里的一首歌。今年买了很多张新专辑,好像James Blunt的Some Kind of Trouble,明明知道是一张不如一张了,但还是会期待。出人意料的是Michael Jackson也有新专辑,可实在狗血的让人心痛,Michael不同意这些歌发表是非常有道理的。可事情就是这样,人连自己生前都管不了,哪里有能力去控制身后事。另一件关于音乐的大事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乐队the Beatles进入iTunes,和苹果30年的恩怨纠葛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今天结束了芝加哥的旅行。在米国的第一个圣诞节过的还不算糟,不管是在95层的餐厅看夜景,还是从世界第二高楼来俯视芝加哥,而且在平安夜有芃芃陪着聊天。明知道旅行买书是大忌,但总是会忍不住。人在米国,读中文书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对正体字的偏爱,我对港台书一直非常有好感。中学时还曾托朋友专程从台湾捎来正体字版的《追风筝的孩子》,总感觉台版的翻译质量明显高于大陆,除了人名很别扭。最重要的是,这里能找到一些国内根本无缘得见的书,当然,这事不能说太细。还买了《1Q84》Book3,因为实在是等不急大陆版。拉登以前对我说,读别人翻译的书感觉就好像是在嚼别人嚼过的口香糖。可是没办法,以我可怜的日语,实在是没有能力读原版的日文书。

不止一个人对我说,你啊,不学Computer Science或者系统工程真是可惜了。好像从高中开始就有人不断对我说这种话,你不学理科真是可惜了,你不当老师真是可惜了。似乎像我这样的人,不管学什么,对于其他学科来说都会是一种损失(笑)。人要有自知之明,很多东西业余的搞搞自是潜力无穷,可真要作为一辈子的事业,却未必有那种天分,或者说~自己还没做好准备。一直没有确定专业,倒不是因为我迷茫,只是还不想太早的把自己禁锢在某一学科的高塔里。至少我挺喜欢现在这样,可以不着边际的选一些自己感兴趣却又毫不相干的课,美其名曰博雅教育。

我很清楚自己一直以来就被不同的人羡慕或鄙视着,有些时候优点和缺点甚至会被放大到我自己都认不清。有人可以把我的一句话奉若圭臬,也有人会揪着我n、l不分的安徽口音肆意嘲讽。我知道自己有很多问题,也一直在努力,可总有那么一些,呵,改得掉的是缺点,改不掉的是缺陷。前些日子读梁任公的家书,其中有一句:我虽不愿你们学我那泛滥无归的短处,但至少参采我那烂漫向荣的长处。这是我想要说的。还有什么,一句话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嗯,再过6天,就是那只懒熊的生日了。 那么,大家新年快乐。 芃芃生日快乐~@JTAppler

24

iPhone 4

其实 iPhone 4 到手已经一个多月了,什么字也没写过。6月底发售,9月底下手。好像从一代开始,我就没有在第一时间入手 iPhone 的习惯。虽然她是我目前见过最好的手机,但也许是因为3年多来经手的 iPhone 和 iPod touch 太多了,并没有多大的惊喜。身边是个人都在用 iPhone,这也让我显得格外尴尬。但屏幕确实是惊艳。

破天荒的没有带套。这个角度和其他几个机器比较的话,还是很容易看出来差距,IPS就IPS,所以说touch+苹果皮=iPhone这样的想法,永远都只是搞笑。

新的touch 4 虽然表面上一如既往的紧跟 iPhone 脚步,似乎没有多少人看出来苹果已经开始有意拉开她们的差距。无论是设计还是配置,都让我感觉Apple对新 touch 诚意不足。当然,从整个产品线来考虑,这个思路是完全正确的。@JTAppler

1

松平竹千代

在读《德川家康》,很喜欢织田信长这个人。相比家康的隐忍,信长的狂放更令人向往:

常思此世间,
飘零无定所。
直叹水中月,
浮生若朝露。

人生五十年,
如梦亦如幻。
有生斯有死,
壮士何所憾?

好不容易看到第三部《天下布武》,松平竹千代──松平次郎三郎元信──松平次郎三郎元康──松平藏人家康──德川家康。终于出现了这个名字。心里却始终记得那个小竹千代。

还有奥山传心对竹千代说的:“空气中蕴含着天地间的精气。从空气中摄取精气的多少,决定了一个人器量的大小。@JTAppler

13

今天预定了iPad

因为是从美国中部时间12日开始开放iPad预订,昨晚2点一直在等候着,期间不断的刷新着Apple官网却没看到任何新链接,到了3点才上床。早上八点多起床,再次登入,发现预订窗口已经打开了,立即用Apple帐户订了一部32G的,很快就收到了Apple的确认邮件。我选择了4月3号去Apple Store里自取,记得07年iPhone首发时,Apple有为辛苦等候的粉丝准备T-shirt之类的纪念品。因为我这里的Apple Store是在Mall of Amercia(全美最大的购物中心)里面。而Mall每晚10点是关门的,没有彻夜排队的机会,只能3号清晨杀过去,看看会不会送啥好东西。

两个多月就没剪头,自08年暑假后头发都没这么长过(虽然和其他人比起来还是很短)。长发真是件很麻烦的事,中午一时头脑发热就冲进附近一家韩国理发店,其实从个人情感上哥还是比较不喜欢韩国的,而去韩国店完全是出于都是亚洲人理出来的头发不至于太离谱的考虑。那个韩国女人在10分钟内就解决好了我的头发,轻松从我的钱包里骗走了17刀理发钱和4刀的小费。对着镜子看看,和国内的理发师比起来差得很远,但也在心里承受范围之内了。(其实我之前已经在附近的超市里已经踩好点了,打算如果剪完以后看着就想哭的话,就直接冲进去买顶帽子。哈哈)
由于少了个旅行箱,晚上去Mall,1个小时内成功挑到了全场最便宜的也是最丑的一个。吃完饭顺道拐进Apple Store,看到 iPad的宣传画已经贴上去了。我在27吋的 iMac 前徘徊了很久,比国内真得是便宜多了,反正老爸已经答应买了。然后偷偷将样机 iTunes 里面的3张正版专辑压缩上传到了我的 MobileMe。这算不算盗窃呢?
然后,然后就回家了。

Spring Break就要开始了,我们一行9人明天中午飞洛杉矶。恩,大家早点睡吧。晚安。@JTAppler

21

2010,美国4G元年

刚刚勉强看完了<New Moon>,很二的情节让我庆幸自己没有读小说。学校Coffman的电影院在退步,本来周末都会有新片,这星期竟然炒去年的冷饭。夜里看电影不是为了剧情,只是想锻炼一下听力,没有字幕的情况下看完一部英文电影还是很吃力的。

白天看到一则新闻,说2010是米国4G元年,虽然作为AT&T用户的我到明年才能享受4G,但是比起国内的同学已经很幸运了。09年中国3G才刚刚起步,为啥我们总是只能玩别人玩剩下的。

前几天看到Harvard的一档公开课,Justice: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还是蛮不错的,在此推荐一下。Youtube真是个好东西。@JTAppler

16

这样就算过年了

今天的Presentation和预料的一样,直接将对手秒杀。结束以后,Paula跟我说,很高兴这个学期有我选了她的课,她说我是一个非常出色的Presenter,不同于其他人,在讲演时能感受到我是真正的enjoy it。昨晚熬夜到三点做Keynote,看来努力没有白费。

这几天混乱的过着。前天晚上在教会聚餐,吃着那不知该如何形容的饺子,我发现自己一点也没有想家。惟一让我有所牵挂的人,她的表现却也让我失望。因为过年,周末聚了两次餐,尽管如此,还是没有感受到新年的气息。Jones Hall前面那棵树挂上了霓虹灯,骚哥看起来很激动,我不得不提醒他,这些是为情人节准备的,人家老外压根就不知道春节是啥东西。聚餐的结果,是堆下了不少作业,刚刚才基本处理妥当,还剩下40多页的阅读。

本来打算买一部单反,春假时可以带着旅游。做了几天的功课,都准备好在Amazon下单了,Johore打来电话说老虎不同意,偏要暑假回去以后他帮我买(话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暑假回不回去)。没办法,谁让哥花着他的钱呢。这进一步让我了解了经济独立的重要性。菊花哥已经打工了,每天两小时在Baily食堂刷盘子,可怜8刀一小时的工资。哥也想去打工,不求Money,只为SSN。

就这么发现自己有太多东西不会,太多东西想学。总之,哥还差得很远。@JTApp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