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tagged ‘微博’

7
四月

未曾谋面艾未未

一位伟大的母亲站了出来,艾未未之母高瑛昨天说:“以前警察把他打成那个样子,到现在也没承认,为了我儿子我赴刑场都不怕,只要我做的是对的,我都不怕,我豁出来了,我就站在他的背后,我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伟大的母亲在这里,做伟大的朋友的时候到了。

相对于那些对艾未未的声援,也有人选择了沉默。其中还包括几个我一直比较尊重的人。如果你有话语权,却对身边这个艾未未的消失假装看不见,以后你再谈论什么大道理,我只会对你竖起鄙视的中指。因为你的眼睛瞎了,心黑了,嘴巴烂掉了,你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活在这个世上也没什么意义了。当然,你也可以说自己有权沉默。知易行难,整天电视机前网络上 嘴上挂着民主自由,到真正需要担当的时候就没态度。你当然有漠视不出声的自由,我也有鄙视你的自由。

韩寒被冤枉了,他其实写了一篇博客《再见!艾未未》,只是很快被新浪和谐了。百度快照也已经被删除,现在Google的缓存中还有网页快照,在关键时刻你就会知道谁更靠谱。原文PDF文件,点我下载

我相信艾未未事件以后会在历史上留下不算轻的一笔,它正在向这个时代传递着一个信号。已经有很多人被很多人被它照到了。在微博上,校内上,博客上,很多人冒着被和谐的风险转发着一条条讯息。这是让人欣慰的,总有一天,这个信号会“普照”所有人。

此前,PBS曾经出过一个纪录片《谁在害怕艾未未》,正解释了目前所发生的一切。该视频国内也被和谐了,有兴趣的同学,点我下载,带中文字幕。

昨天晚上,《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奇文。《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转弯》,从此中国有多了一项罪名,特立独行罪(据说“莫须有”也是一项罪名)。文章的逻辑有多SB,自己看。

就在刚才,新华网自己删除几个小时前发布的关于艾涉嫌“经济犯罪”的操蛋信息。艾的工作室也于今天重新通电了,这是个好消息。

我们的声援绝不仅仅是为了那个未曾谋面的艾未未,我们所要捍卫的是这个国家的最后底限。未曾谋面艾未未。谁都可以成为艾未未,在这个幸福的国度,尽情地傻逼些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