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tagged ‘理想’

26
三月

愿白雪抱你远去

今夜我不会遇见你,今夜我遇上了世上的一切,但不会遇见你。   ——《情诗一束》

明州的三月依然是隆冬,上周末天气刚刚转暖一些,这星期的大雪又带走那仅有的一点春意。在房间里煮咖啡,看着窗外稀疏的雪花飘落,覆盖了后院的小滑梯。街上的扫雪车纷纷出动,发出难以名状的噪音。因为是周五晚上,club外面满是排着队的人,男女成群,穿着礼服在寒风中交谈,彼此拥抱,瑟瑟发抖。如此看来,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春天的气息。

三月,本该一个春意涌动的季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今天,已经是海子离开我们的第二十二年了。

 

我轻轻走过去关上窗户
我的手扶着自己
像清风扶着空空的杯子
我摸黑坐下
询问自己
杯中幸福的阳光如今何在?

我脱下破旧的袜子
想一想明天的天气
我的名字躺在我身边
像我重逢的朋友
我从没有像今夜这样珍惜自己

这首诗叫《失恋之夜》,海子诗除《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外我最喜欢的一首。当然不是什么心境相同,而是那种不执着于伤感的痛苦,关上窗,扶着自己,想想明天的天气。这样的海子,我喜欢。

我们不得不承认,痛苦与感伤往往更容易成就一个人。正所谓精神的锐利无法在舒适的环境中产生。这位游走于八九十年代的朦胧诗人,在别离了四段无果的爱恋之后,在这份痛苦与不安中走出了自己的伊甸园,走进了我们的视。

 

白雪抱你远去,全凭风声默默流逝,春天啊,春天是我的品质。   ——《春天》

记得龙应台给安德烈的信中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不要你和我一样做一个灵魂的漂泊者——那也许是文学的美好境界,却是生活的苦楚。没有人希望她的孩子受苦,即使他可能因为苦楚而变得比较深刻。

看着海子的母亲,在记者面前背诵出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眼角依然泛着泪光,我一时哽咽。海子的父母都是农民,识字不多,更不理解诗歌。让他们安慰的是,20多年来,几乎天天都会有人来到海子坟前吊唁,大声朗诵着遗留下的诗篇。今天,人们还是需要诗的。

所谓父母,大概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欢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吧。

 

从此不再提起过去,痛苦或幸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秋日黄昏》

诗人死了。

1989年的春天,他告别了朋友和亲人,独自走向铁轨,走向了他期待的天国。此时,距离我的出生,不到三年。海子留下了最后一首诗《春天,十个海子》。第一句便是:“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原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不知海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否感受到了死亡的痛苦。

他挥一挥衣袖,潇洒的走了。死亡是一个人的解脱,却将痛苦留给了这个世界。1989年的那个春天,伴随着铁轨上海子零碎的尸体,伴随着天安门前殷红的鲜血,一代人的青春与梦想一同埋葬在那春天里。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此火为大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祖国,或以梦为马》

死亡,是人生的选择。也是诗人对轻蔑精神天国、张扬世俗欲望的时代的绝望与反抗。这是海子的不幸,也是海子的荣光。

闭上眼,指尖传来一贯的清冷,酸涩的液体一直流淌到嘴角。“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愿,二十二年后的海子已经实现了这个多年的夙愿。愿,那十个海子,可以真的在春天里复活。

 

正德
民国百年辛卯之春

廣告
20
二月

他们害怕

1970年因受查禁而转入地下的捷克摇滚乐队宇宙塑料人(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的《百分之百》中写到:

 

 

他们害怕老人的记忆,
他们害怕年少者的天真,
他们害怕坟墓和墓上的鲜花,
他们害怕……
那么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怕他们?

他们害怕老人的记忆
他们害怕年轻人的思想和理想
他们害怕葬礼,和墓上的鲜花
他们害怕工人,害怕教堂,害怕党员,害怕所有的快乐时光

他们害怕艺术,他们害怕艺术
他们害怕语言这沟通的桥梁
他们害怕剧院
他们害怕电影,害怕帕索里尼,害怕戈达尔

他们害怕画家,
害怕音乐家,
害怕石块和雕塑家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电台
他们害怕技术,害怕信息自由流动
害怕《巴黎竞赛画报》,
害怕电传,
害怕古登堡,
害怕施乐
害怕国际商业机器公司,害怕所有的波长

他们害怕电话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让人民进来
他们害怕让人民出去
他们害怕左派
他们害怕右派

他们害怕苏联军队突然离去
他们害怕莫斯科的变化
他们害怕面对陌生人,害怕间谍
他们害怕反间谍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自己的警察
他们害怕吉他手
他们害怕运动员,害怕奥运会
害怕奥林匹克精神

害怕圣人,害怕儿童的天真
他们害怕政治犯
他们害怕犯人的家属,害怕良知
害怕科学
他们害怕未来

他们害怕明天的早上
他们害怕明天的晚上
他们害怕明天
他们害怕未来

他们害怕电吉他,害怕电吉他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怎么回事?连摇滚乐队都怕?连摇滚乐队都怕?
摇滚乐队比别人更遭受 政治镇压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摇滚乐,害怕电吉他
害怕电吉他,
害怕走在街上和在锁好门后的老人
他们害怕人们写的东西
害怕人们说的话

害怕火,害怕水,害怕风,害怕雪花纷扬
害怕爱,害怕排泄
他们害怕噪音,害怕和平,害怕沉默
害怕悲伤,害怕欢乐,害怕语言,害怕笑
害怕色情,害怕诚实和正直,
他们紧张了

他们害怕孤独,害怕学习,害怕有学识的人
他们害怕人权,害怕卡尔·马克思,害怕原生力量
他们害怕社会主义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那么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怕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