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tagged ‘艾未未’

9
四月

至少在大时代做一个坚强的小人物

好吧,今天收获了很多感动。而昨天夜里设计完海报之后,某些人说的话几乎让我绝望了。

两百份海报贴满了华盛顿大道。有同学帮我们分发、贴在宿舍的门口,印刷点免费帮我们加印,中国饭店的老板娘让我们把海报贴在她的店里,那么多行人向我们询问艾的情况、给我们建议,还有一位德国哥们,他告诉我们他曾在自己的家乡看过艾的展览,并带走10份海报帮我们宣传。

这是第七天,依然没有音讯。我不知道这份坚持是伟大抑或愚蠢。可是在这样一个可爱的国家,那么多原本毫无瓜葛的人也关切着大洋彼岸一个莫不相识的人。身为中国人,我们如何不感动,又怎能置身事外。

一朵绝望的鲜花,一定比虚无更加艳丽;一个肯定的眼神,又鼓起多少呐喊的力量。再也不要说自己做不了什么了,点亮自己,就能照亮身边的人。

廣告
7
四月

未曾谋面艾未未

一位伟大的母亲站了出来,艾未未之母高瑛昨天说:“以前警察把他打成那个样子,到现在也没承认,为了我儿子我赴刑场都不怕,只要我做的是对的,我都不怕,我豁出来了,我就站在他的背后,我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伟大的母亲在这里,做伟大的朋友的时候到了。

相对于那些对艾未未的声援,也有人选择了沉默。其中还包括几个我一直比较尊重的人。如果你有话语权,却对身边这个艾未未的消失假装看不见,以后你再谈论什么大道理,我只会对你竖起鄙视的中指。因为你的眼睛瞎了,心黑了,嘴巴烂掉了,你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活在这个世上也没什么意义了。当然,你也可以说自己有权沉默。知易行难,整天电视机前网络上 嘴上挂着民主自由,到真正需要担当的时候就没态度。你当然有漠视不出声的自由,我也有鄙视你的自由。

韩寒被冤枉了,他其实写了一篇博客《再见!艾未未》,只是很快被新浪和谐了。百度快照也已经被删除,现在Google的缓存中还有网页快照,在关键时刻你就会知道谁更靠谱。原文PDF文件,点我下载

我相信艾未未事件以后会在历史上留下不算轻的一笔,它正在向这个时代传递着一个信号。已经有很多人被很多人被它照到了。在微博上,校内上,博客上,很多人冒着被和谐的风险转发着一条条讯息。这是让人欣慰的,总有一天,这个信号会“普照”所有人。

此前,PBS曾经出过一个纪录片《谁在害怕艾未未》,正解释了目前所发生的一切。该视频国内也被和谐了,有兴趣的同学,点我下载,带中文字幕。

昨天晚上,《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奇文。《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转弯》,从此中国有多了一项罪名,特立独行罪(据说“莫须有”也是一项罪名)。文章的逻辑有多SB,自己看。

就在刚才,新华网自己删除几个小时前发布的关于艾涉嫌“经济犯罪”的操蛋信息。艾的工作室也于今天重新通电了,这是个好消息。

我们的声援绝不仅仅是为了那个未曾谋面的艾未未,我们所要捍卫的是这个国家的最后底限。未曾谋面艾未未。谁都可以成为艾未未,在这个幸福的国度,尽情地傻逼些吧!

5
四月

献给你,和你的父亲

73年前,有一个人,在愤恨和狂怒中写下了一首诗。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早已数不清这首诗读过多少遍。在每一个心痛到绝望的夜里,总是需要有那些坚定的信仰支撑着我,放任自己的情绪与眼泪,然后重新拾起勇气和斗志。

 

艾青的儿子,失踪了。

艾未未,这个曾经多次出现在我眼前的词却一直被我忽略掉了。因为名字的缘故,我一直以为这个人与郭小四等东西是同一类。以名取人,我应该忏悔的。

直到朋友在微博里写下这么一句:王八蛋,我宁愿你继续刷我的屏,也不愿意你被逮。

我问他说的是谁,朋友传给我下面这张图。另有一句注释:有的人只是把亿万瓜子铺在地上,有的人却把亿万人民踩在脚下。

然后我才知道这个人。艾青之子,艺术家,导演,社会活动家。奥运会“鸟巢”的艺术顾问,“新达达主义”代表,2009年在德国举办“So Sorry” 艺术展并获得德国卡塞尔市公民奖“理性棱镜”。发起过多次公民行动,深入调查毒奶粉、汶川地震中因豆腐渣建筑工程致死的学生及人数、声援被迫害的维权人士。

艾未未失踪了。2011年4月3日,艾未未原计划前往香港。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边检时,被两名边检人员控制并与助手分开,之后下落不明。警方搜查了他的工作室,新浪博客被关闭,相关信息被屏蔽和删除。

 

有人为他做的凡客体:

爱祖国,也爱自由
爱生活,也爱真相
生活中总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
一头伟大的草泥马不见了
他和我们一样
十三亿颗向往自由生长的种子
寻找他,寻找艾未未

一个公民可以骂政府,哪怕毫无理由;但政府却不能不给理由就抓捕一个公民。政府没有这个权力,这个真的不能有。子曰:六十耳顺。建国一甲子,但看今日家国,何颜以对先烈亡魂?

艾未未,我不了解这个人,我反感有人叫他神。但是此刻他代表了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全部尊严。这个“人”的消失,是尊严被践踏,这消失是对每一个“人”的暴行。如果可以,我一辈子都不想和政治沾上边;可是现在,我必须直面挑衅。

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

全球公民行动:寻找艾未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