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tagged ‘芝加哥’

28
十二月

Picture of People Taking Pictures

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写年终总结的恶习。虽然不想延续,可觉得也不能像某人那样,不负责任的来一句“写在周记本上了”就完事。你说是吧。

我是个标题党,这是Jack Johnson新砖里的一首歌。今年买了很多张新专辑,好像James Blunt的Some Kind of Trouble,明明知道是一张不如一张了,但还是会期待。出人意料的是Michael Jackson也有新专辑,可实在狗血的让人心痛,Michael不同意这些歌发表是非常有道理的。可事情就是这样,人连自己生前都管不了,哪里有能力去控制身后事。另一件关于音乐的大事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乐队the Beatles进入iTunes,和苹果30年的恩怨纠葛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今天结束了芝加哥的旅行。在米国的第一个圣诞节过的还不算糟,不管是在95层的餐厅看夜景,还是从世界第二高楼来俯视芝加哥,而且在平安夜有芃芃陪着聊天。明知道旅行买书是大忌,但总是会忍不住。人在米国,读中文书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对正体字的偏爱,我对港台书一直非常有好感。中学时还曾托朋友专程从台湾捎来正体字版的《追风筝的孩子》,总感觉台版的翻译质量明显高于大陆,除了人名很别扭。最重要的是,这里能找到一些国内根本无缘得见的书,当然,这事不能说太细。还买了《1Q84》Book3,因为实在是等不急大陆版。拉登以前对我说,读别人翻译的书感觉就好像是在嚼别人嚼过的口香糖。可是没办法,以我可怜的日语,实在是没有能力读原版的日文书。

不止一个人对我说,你啊,不学Computer Science或者系统工程真是可惜了。好像从高中开始就有人不断对我说这种话,你不学理科真是可惜了,你不当老师真是可惜了。似乎像我这样的人,不管学什么,对于其他学科来说都会是一种损失(笑)。人要有自知之明,很多东西业余的搞搞自是潜力无穷,可真要作为一辈子的事业,却未必有那种天分,或者说~自己还没做好准备。一直没有确定专业,倒不是因为我迷茫,只是还不想太早的把自己禁锢在某一学科的高塔里。至少我挺喜欢现在这样,可以不着边际的选一些自己感兴趣却又毫不相干的课,美其名曰博雅教育。

我很清楚自己一直以来就被不同的人羡慕或鄙视着,有些时候优点和缺点甚至会被放大到我自己都认不清。有人可以把我的一句话奉若圭臬,也有人会揪着我n、l不分的安徽口音肆意嘲讽。我知道自己有很多问题,也一直在努力,可总有那么一些,呵,改得掉的是缺点,改不掉的是缺陷。前些日子读梁任公的家书,其中有一句:我虽不愿你们学我那泛滥无归的短处,但至少参采我那烂漫向荣的长处。这是我想要说的。还有什么,一句话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嗯,再过6天,就是那只懒熊的生日了。 那么,大家新年快乐。 芃芃生日快乐~@JTAppler

廣告